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与凤行》行止根本不知,沈璃的“反复无常”,是墨方的算计

时间:03-25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80

《与凤行》行止根本不知,沈璃的“反复无常”,是墨方的算计

沈璃病好后不想跟行止相处,决定去军营练兵,刚到军营就遇上了拂容君。上次因为花魁的事,墨方揍了一顿他,可他却觉得这个人很有意思,听说他在军营,决定跑去找他,不料刚到军营就遇上来练兵的沈璃。自从拂容来到灵界天天搞事,不是在碧苍王府卖门票,就是到处买东西不给钱,或者拉着人家青楼女子“调戏”,给碧苍王王抹黑。沈璃以为拂容君闹一段时间就算了,就没管他,没想到他越来越过分,连军营这种地方他都敢来,她决定给他点颜色瞧瞧。于是沈璃当着拂容君的面说,墨方是她的人。沈璃只是希望拂容别再找墨方的麻烦了,本以为这样说,拂容君能明白她的意思,不料这拂容君不按常理出牌,他竟然对着行止控诉:好呀,沈璃,你明明与我有婚约,还与他人有私情,神君,听到了吧?她刚才说,墨方是她的人,这还没成亲呢就有人了,哪能娶呀?拂容君不知道,就是因为他这句话,捅了多大的篓子。行止慌了,不顾身份,像凡人一样吃醋沈璃来到军营,跟将士们对战,不管谁赢了,就请他们喝酒,来者不拒。一群人上来挑战,没有一个人是她的对手。沈璃看了一圈,准备离开,这个时候,行止上场了。按理说,这里是灵界的军营,沈璃这句话针对的也是灵界的人,跟行止没有半毛钱关系,他就是个局外人,可他偏不,就要让自己成为局中人。可以说,来到灵界后,行止就没有离开过沈璃的周围,想尽办法吸引她的注意力,不管沈璃去哪里,他都要跟着,真正做到了寸步不离。行止治好了沈璃的发热,沈璃为了感谢他,给了他一大袋灵石,让他随便去街上花,结果他转身就跟来了军营。沈璃以为行止喜欢逛街,天天去街上溜达,没事找各种美食吃,其实行止只是想要多陪着沈璃,他只想多看看她。不料刚到军营,就听到了拂容的控诉,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。不过才离开一瞬间的功夫,沈璃怎么突然就反复无常了?行止慌了,听说了沈璃的要求后,他执意上前挑战沈璃。行止是三界的神君,跟天道同寿,这样一个不知活了多少年的神,跟一个刚一千岁的小凤凰打,明显就是胜之不武。可他就是不管。就是要打。还用言语激沈璃,这么多人看着呢,沈璃怎么能驳了神君的面子,只能硬着头皮跟他打。结局是注定的。十招之内,沈璃一招也没有胜,行止像在人间逗鸡一样,把沈璃给戏弄了一番。行止说:我不喜欢喝酒,我可以把喝酒换成三个问题吗?按理说,这件事的解释权在于沈璃,可行止就是凭借自己至高无上的身份,以及对灵界有恩这回事,把沈璃的主动权拿到了自己手里。沈璃不可能为了这点小事斤斤计较,只能被迫答应行止的要求。行止问:尚北将军与王爷有何关系?尚北一脸懵,其他人也是,因为行止的问话,非常暧昧,让人以为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。尚北对周围的人说,我都有家室的人了,这神君什么意思?是不是有病?大家都这个表情,觉得神君可能是呆在天外天待久了。沈璃也不知对方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,想了想回答,同僚。行止又指了一个人,问了同样的问题,沈璃用了同样的回答,直到他指向墨方。这一刻,沈璃才明白了行止的目的。行止在逼迫沈璃当众承认自己的谎话,也在揭穿沈璃她的谎话。墨方不在的时候,沈璃可以信口开河,说墨方是她的人,可当着墨方的面,她却不敢这么说,毕竟墨方本就喜欢她,还当众表白过,一旦给了他机会,可能会给他希望,到时候会伤害他,最好的方式,就是拒绝。可一旦拒绝了,那她刚才对拂容君说的话,就是明晃晃打脸。行止就这么看着她,不说话,只为了求一个答案,求一个心安,因为他吃醋了。明明上次,沈璃还拒绝了墨方,让墨方把她从脑子里面晃出去。如今,她突然就变卦了,让行止很慌。墨方和沈璃相处多年,他们之间的那种默契,那种外人无法插入的氛围,都让行止忌惮,他像个孩子一样,固执地分离墨方和沈璃,提醒着沈璃注意自己的身份,莫要越炬。而他自己却一再越炬不自知。沈璃最后无奈只能回了一个“亦是同僚”,行止才收敛了身上的气势,整个人又变回了清清冷冷的行止。那一瞬间,连尚北这个大老粗就感觉到不对,更不要说墨方和拂容了。行止的慌乱,更衬得拂容和墨方的开心。行止点明了沈璃对墨方的态度,让拂容君开心不已,拂容君真心感谢,可行止却说:我没帮你,我只是在逗乐。行止以为拂容君还小,根本没有把他放在心上,可拂容万花丛中过,哪里看不出行止的自欺欺人,他直言:神君你这样子,看起来不像在逗乐。拂容真是吃亏不长记性,神君的玩笑都开,神君隐藏的心思都敢猜。神君本就是个小心机的人,本来他并没有想着现在向天君告状,可听了拂容君的话他改变主意了,他要让拂容君好看。拂容君不知道,看神君热闹一时爽,剩下的都是火葬场。这段时间拂容君天天惹是生非,沈璃天天给他收拾烂摊子,而行止却是获利的那一方,他乐意看戏,乐意纵容,可如今拂容君也大胆了,竟然在太岁头上动土,行止当然不会放过他,给了他一点教训。行止的行为,不仅取悦了拂容君,还让墨方变得开心起来。墨方虽然喜欢沈璃,但他什么都以沈璃为重,希望沈璃开心,行止神君跟行云不仅长得一模一样,一些行为也一模一样。行止跟沈璃的相处,完完全全没有隐藏,墨方早就看出了行止和行云是一个人。墨方处处站出来,让行止误会,就是为了逼迫行止承认自己的身份。这么多年,王爷唯有和行云在一起时,才是最放松,最开心的,墨方想要让王爷开心。行止的一言一行,早就在墨方的眼里。以前的行止只喜欢穿白衣,整个人没有表情,冷心冷清,如今的行止,不再只穿白衣了,处处跟上沈璃的步伐,沈璃穿深色的,他就穿深色的,沈璃穿浅色的,他就穿浅色的,两个人的衣服就像情侣一样。墨方在用自己的方式,为王爷争取利益。而行止不知不觉间走入了墨方的圈套,慢慢变得不像自己,特别是这次上台挑衅,让所有人都看到了不一样的神君。墨方在沈璃眼里是不同的,行止却不想看到这一点,生怕沈璃真的爱上了墨方,而墨方也是利用这一点,处处让行止破防,最后行止为了彰显自己的所有权,不得不向沈璃表白,沈璃也终于明白了,行止和行云是同一个人。这个世界上,真正无私爱着沈璃的人,是墨方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